第681章 唯有一剑!_被师父赶下山,我把师姐都祸害了
笔趣阁 > 被师父赶下山,我把师姐都祸害了 > 第681章 唯有一剑!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681章 唯有一剑!

  只要这九尾妖狐无法自如逃窜,以云枫的剑势之利,就算杀不掉她,也绝对能将之重创!

  可就在云枫脚下灵气悄然开始布置玄阵之时。

  对面那九尾妖狐瞬间闪身飞退,这一次竟然直接闪出了极远的距离,来到了扶桑和神州的中间海域!

  云枫和九尾妖狐隔海相望,一时间无语凝噎。

  这么远的距离,云枫如果想用风水玄阵将之全部包裹,需要的时间太长,而且力量也太过分散,恐怕困不住这妖狐。

  “咯咯咯咯……”

  “小枫,你这臭弟弟,这种招数,当年灵清源对我用过!”

  “连她都没能成功,你还想在我面前卖弄?”

  “姐姐吃的盐,比你吃的米都多,这些小聊斋,就别在万年的狐狸面前演了吧?”

  云枫冷冷一笑,将灵气收起来,冷然问道:

  “你这妖狐,又要追上来,打又不敢和我打,到底想要怎样?”

  九尾狐娇笑连连,说道:

  “臭弟弟,你在姐姐的秘密地盘上,留下了那么粗,那么长的一道伤疤。”

  “你就想一点儿责任都不负,直接一走了之?”

  “渣男!我呸!”

  云枫唇角微微上扬,冷冷说道:

  “你把头伸过来,我给你负全责!”

  玉藻前咯咯娇笑道:

  “才不!”

  “你肯定是想偷偷亲姐姐吧?”

  “哼……除非……你脱一件衣服,让姐姐看看你的胸肌,否则,休想!”

  云枫冷冷哼了一声,懒得和这老妖婆纠缠,说道:

  “没屁放了就滚吧。”

  “再烦我,我要叫我师父来了!”

  这九尾狐的确难缠,存活时间太长,狡猾之余,手段也是老辣,一点儿破绽都没有给云枫留。

  刚刚那几招试探,云枫很是清楚,自己留不下这头九尾狐。

  九尾狐颠倒众生般笑了两声,娇媚说道:

  “也没什么,就是来告诉你一声。”

  “你对姐姐做了这么坏的坏事,姐姐可忍不了!”

  “要投桃报李呢!”

  “之前那条蛇想要化龙,一直在神州布局,姐姐我可是一点儿没沾染这个因果。”

  “你把他往死里得罪,连他的得力手下,那老乌龟都斩了,姐姐也给你瑶池宗两分薄面,全当没有看到。”

  玉藻前的声音,陡然尖锐了起来,声音中森然杀意,再不掩饰半分!

  “可你那一剑,太过分了!”

  “富土山本就喷发在即,你那一剑撼动地脉,哪怕是我,也再镇压不住了!”

  “大好的扶桑,被你一搞,今后香火凋敝,神脉枯竭,我们这些神灵,又去什么地方落脚?”

  “你要赔!神州也要赔!”

  “神州东域战场,会发生一场血腥残暴的战争!”

  “而我,和那条蛇,都会参战!”

  “一直打到你神州东域焦土万里,神州子民向我跪拜叩首,在极致惊恐中,向我奉上他们的香火和愿力!”

  “这场战争,才会结束!”

  云枫眼中,满是冷意,嘴角却是不断上扬,缓缓笑道:

  “呵呵……”

  “亦或者,我用你和那条蛇的神血,滋养我神州东域的地脉!”

  “我等着你来。”

  “你想要的赔偿,一分都不会有!”

  “唯有一剑!”

  云枫说罢,转身跨入了神州国门,眼神已然冷峻至极!

  避劫丹!

  自己必须尽快服下避劫丹!

  云枫其实已经距离下一个境界,只剩下了薄薄一层隔阂,只要云枫愿意,随时都能破境!

  而他清晰感觉到,以自己的能力,只要破入下一个境界,眼前这头狐妖,绝对不是自己的对手,连逃跑的机会都很小!

  但云枫不敢。

  一旦他破境了,天劫紧接着就会来,到时候玉藻前死不死云枫不知道,自己在天劫之下,会很难承受!

  这种明明有力量,却不敢全部用出来的感觉,云枫很不喜欢!

  “丹王世家,让我看看,你家族库里,到底有多少好东西。”

  “我已经等不及了!”

  眼见云枫背影消失在神州国门之后,海面上悬浮的那团迷雾,才渐渐消散。

  九尾妖狐玉藻前悄然回归扶桑,站在即将喷发的富土山之前,面色阴沉至极,全然不似之前那般娇媚。

  一个闪烁着八色神光的朦胧身影,不知何时,出现在了玉藻前身旁,看着即将喷发的富土山,长长叹了口气。

  玉藻前豁然回身,呲牙斥责道:

  “你招惹谁不好?偏偏去招惹他!”

  “瑶池宗这三个字,到底代表着什么,你应该比我清楚得多!”

  “当年差点儿被那九个女人杀死的,可不是我!是你!”

  “神州的这些隐世宗门,一个比一个恐怖,一个比一个离谱!”

  “瑶池宗更是里面,最不能得罪的那一类!”

  “现在好了!大家都没有退路了!”

  八色神光笼罩的朦胧身影,长长叹息了一声,说道:

  “我也不想招惹他们,问题是他们先来招惹我的!”

  “清剿阴阳师的风水布局就算了,我无非多耗费一些时间,重新布置。”

  “可他连我的神识和扶桑镇国之宝都要抢!”

  “如果忍了,我还算是什么扶桑神灵?”

  玉藻前痛骂道:

  “你别说那么冠冕堂皇的话!真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算盘?”

  “当年你费尽周章,以扶桑国主的棺椁铸剑,就是为了对付神州龙脉!”

  “那把剑丢了,你后续想要斩断神州龙脉就会变得极其困难!”

  “化龙也会变成一个高不可攀的目标!”

  “眼下这祸事,就是你一己私欲搞出来的!”

  八色神光身影沉默片刻,声音转而冷淡,说道:

  “玉藻前,事已至此,我们互相埋怨还有什么意义吗?”

  “接下来的这场硬仗,还需要我们通力合作。”

  玉藻前咬牙切齿道:

  “事已至此?我怎么感觉,还有一条路能走?”

  “不如你放弃自己化龙的机会,以这些年掠夺来的龙气,滋养扶桑受损的气脉风水,这场仗,就不用打了!”

  “你自己捅出来的篓子,理应自己承担!”

  “凭什么让我帮你擦屁股?”

  此言一出,那八色神光身影彻底沉默了下去。

  半晌之后,一言不发的他,直接飘散了,独留下冰冷的话,还在原地回荡。

  “玉藻前,注意你的言行。”

  “本尊也不是泥捏的。”

  “也不介意,在和神州开战之前,先和你分个高低!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ydkw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ydkw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